SUGARiNA

还是喜欢柔软的女孩子

[江周]数学好难啊!!!

这太好吃了 简而言之就是好吃啊怎么那么好吃的为什么罗芙塔不可以每人点1000个心心 谁都不要拦着我我要给楚老师爆灯日夜不分(虽然我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画条漫)

呱呱:

*周泽楷中心,cp向江周外全员直男,有年龄操作。


*数学很好的前辈×数学不好的后辈(废话吧


*谨此纪念我挂科的微积分。


 *献给我的老铁,希望你吃得开心并且装作这是一个惊喜的样子 @SUGARiNA❤︎ 






 


*


 


        周泽楷今天不开心,不是因为早上闹钟早响打扰了他的精致八小时睡眠,也不是因为吃早饭的时候他最喜欢的生煎最后一两被孙翔一个豪龙破军抢走了,而是因为——


 


         他数学又挂科了。


 


         数学,一门以折磨学生为目的而发明的学科,自古以来折磨着一届一届的学生,成为了全人类学生时代的心理阴影。纵使周泽楷被一帮打游戏的给友赞美成枪王,除了治疗无所不能,他其实数学也不能。


 


         ——再其次,他是一名文科生,被分进了理科班。


 


         卷子上红叉叉一片,本就沉默腼腆的少年难过地吸了吸不存在的鼻涕,一边悲壮地想再过十六年还是好汉一条枪王再世,一边悄悄拿起笔歪歪扭扭地在耀眼的二十四分旁边模仿了一个签名。


 


         历年社团活动最被重点针对的人群当然是高一新生,但是在杜明风风火火卷着一大张宣传海报后面跟着几个学长杀进放学后教室的时候,周泽楷和其他的小朋友们还是震惊了,抬头看见海报上五个白底红字的直男风味大字——


 


         R中数学社。


 


         杜明扯着嗓子一边偷瞟了一眼在自习的唐柔,一边指挥吴启帮他把海报展开,江波涛才慢悠悠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


 


         “我们数学社,自建校以来就存在,为喜爱数学的同学提供一个平台,同时也会以学校为团体参加各种数学竞赛...”


 


          哦,商业,没兴趣,数学不好,不听。周泽楷冷漠地低下了头,却被最后附加的那几句话吸引了。


 


         “同时我们也欢迎在学习上有困难的学弟学妹,学长学姐美丽帅气聪明绝顶,包教包过。”


 


         好!妙!我要报!周泽楷在内心里呐喊,与此同时一拍桌子激动地站了起来,和嘴还没合拢的江波涛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数学社社长尴尬的不能fu吸,面上还挂着商业笑容,顺便也给了涨红脸的周泽楷一个台阶下,“是对我们有兴趣吗?”


 


         “...对。”顺着台阶下的周泽楷小小声地吐出了一个字,羞愤低下头主动小跑着跑上讲台前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班级还有手机号,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加个微信转念一想自己和学长又不是很熟这样会不会太过不矜持。江波涛倒是很自然地掏出手机好像看穿他想法一样冲他笑笑:加个微信?


 


         其实江波涛知道周泽楷,这个一入学就用最帅学弟,理科班的文科生,还有数学没及格过三个头衔传的满校都是,当然主要还是第一个,谁不喜欢看美色啊。他的确长的精致俊俏,下半张脸就像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深深埋在宽大的运动校服领口里,脸颊上还泛着红,双眼眨的急促,手忙脚乱掏出手机,手忙脚乱地加上了微信。挺可爱的,电线杆直男江波涛有感而发,近距离欣赏了一波周泽楷美颜,果然和学妹学姐同学说的一样好看!


 


        ...还有一点,可爱。


 


         但是下一秒可爱学弟周泽楷又一次让温柔学长江波涛陷入了尴尬:“学长。”


 


         江波涛:“?”


 


        周泽楷:“教我。”


 


         江波涛:...........


 


          数学社直男们:...........


 


          周泽楷:................呃。


 


 


*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不快乐的日子默念几声翘里妈其实过得也很快。


 


 


         学术类社团的活动其实大多都很自由轻松,毕竟学校也不会让一群数学直男在元旦晚会上面表演个什么节目,就像杜明悄悄告诉新社员们的一样,平常就是写写作业睡睡觉。


 


         不过对于那些需要补习的学弟学妹,这个写作业时间就变得格外特殊重要。由于周泽楷在招新上一鸣惊人的举动,这个男人成功引起了霸道社长江波涛的注意,决定亲自教他数学。


 


         少年的睫毛弯且长,随着呼吸的节奏轻轻颤动好像下一秒就会化蝶振翅而去,温软的嘴唇微微张着嘴角翘出一个温柔的弧度,还在抽条的清瘦身材裹在肥大的校服里缩成小小一团。


 


         ——除了这是他做着题睡着之后的样子,其他都很唯美,简直可以拍下来发乐乎投稿最好看的中国校服。


 


        江波涛无奈,江波涛难过,江波涛反思是不是自己的教学方式出了问题还是这孩子对自己有意见。他一拍手掌:春困秋乏嘛,肯定只是累了而已,唉现在的高一小朋友真幸苦啊一点都不像我当年。


 


         周泽楷睡的香,他们还特地选了个清静的空教室面对着窗外尚凉爽的初秋,从窗口里灌进来的凉风吹动了他额前的刘海——有点长了,后脑勺的发尾也是,软软的碎发下面露出一小块后颈的皮肤,白的发亮。当江波涛发现自己无意识盯着少年的睡颜许久的时候后者已经悠悠转醒,并且对自己睡着的事情大感抱歉,脸几乎都埋在自己胸口,耳尖红的要命嘴唇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无奈。


 


         没事,可以理解。江波涛笑笑,冲他晃了晃手机,你的睡相我拍下来了——这几个字他没说出来,万一让人学弟以为自己是给给怎么办。


 


         周泽楷就很纳闷,这人怎么喜欢冲自己晃手机?难道是在暗示什么吗?上次是加微信这次是自拍还是关注微博?要是自拍的话刘海刚睡醒会不会乱?这不行,要给学长手机里留下美好的形象,我要梳头,可是没有镜子。他胡乱扒拉了几下头发,双眼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盯着江波涛。


 


        后者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并且暗自谴责了一下自己宛如变态的行径。


 


         “咳...睡醒了?这道题我再给你讲讲?”


 


 


*


        在江波涛高考之前,周泽楷的月考破天荒考了一百三十分。全数学社上下简直想放鞭炮庆祝,比知道了杜明把唐柔追到手之后还开心,对此杜明满肚子的委屈但是说不出来。


 


         他盯着手机上对方传来的试卷照片,还有屏幕顶端的“对方正在输入...”,当然是开心的,但是一笑之后又归于沉寂。江波涛成年了,他当然清楚如何了解和认清自己的情感,还有取向。


 


         无浪:我喜欢你。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嗯
  
         无浪:是那种想在一起的喜欢。


         无浪:我快高考了,想去师范大学。虽然你还有两年,但还是很想知道你的决定的,无论如何,给个答复吧。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周泽楷?


 


         一枪穿云的对话框过了好几分钟也没有动静。江波涛都快觉得这几分钟长的就像语文考试,闪烁的图标又把他从死鱼一样的状态下拖了出来。


 


        一枪穿云:好,愿意。


 


 


*


         江波涛大三那年开学初秋,师范大学掀起了一阵吸文学系学弟盛世美颜的热潮,还有给学弟拎箱子的男人到底是谁?


 


         呵,当然是他男朋友啊,拎箱子的男人高贵不屑地把手机锁屏。抬眼他看见周泽楷正蹲在花坛边,宽松卫衣包住大半手掌,半长的发尾从毛呢帽下面露出一点点,指尖捏着一片枫叶百无聊赖地举起来对着亮光研究。在看见江波涛的时候他还是像三年前跑上讲台一样,一路小跑,已经拔高了的个子仍旧有点羞涩地缩着,唇角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江波涛把一杯加了双倍奶油的拿铁递给男友,然后他们十指相扣。


——————————————


在我昨天写完死亡neta之后,早上起床重新看了一遍,不可避免地把自己扎死了,借用评论区一位兄dei的话,被扎了个对穿。于是就会有了这篇在她给我叨叨了无数周泽楷的绝对领域之后产的甜饼...嗯,没怎么写过甜文,笑纳了。


番外应该会有车吧


还有,SUGURiA说她会画这个的条漫,请多多监督了!

评论

热度(132)